棒球游戏|棒球衫里面配什么衣服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今日關注
當前位置:

地震災區重建:中國力量創造“中國奇跡”

添加時間:2011/05/12 來源:新華網

        白墻青瓦的川西民居、色彩艷麗的藏羌碉樓、現代風格的場館、寬敞平整的街道……很難想象這就是3年前被8級大地震摧毀的汶川映秀鎮。

  僅僅3年,這片廢墟上屹立起一座美麗的新城,百姓們為新生活忙碌著,一切又充滿祥和的氣息。

  映秀的奇跡,是整個汶川地震災區重建的縮影。

  這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形成無堅不摧、攻無不克的中國力量所創造出的“中國奇跡”!

  中國共產黨“以人為本”“執政為民”的執政理念決定了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科學決策、果斷指揮,集中全國人民的意志和力量,應對特大自然災害

  汶川8級特大地震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破壞性最強、波及范圍最廣、救災難度最大、重建任務最重的一次地震災害,造成四川、甘肅和陜西三省極重災區縣和重災區縣51個,1.2億多平方米民房倒塌,8萬多人遇難、失蹤,1500多萬人無家可歸,7400多所學校損壞,直接經濟損失8400多億元……

  大地震剛發生,新華社記者就迅速深入各重災區采訪。當時記者采訪汶川縣水磨鎮居民高守明,所感受到的是,面對滿目瘡痍的家園,他深陷絕望之中。而今年4月初記者再次在水磨鎮禪壽老街見到他時,他簡直判若兩人,布滿皺紋的臉上洋溢著喜悅。他說,這條千米禪壽老街我走了40多年。最近一年多,卻經常在這條街上打不到方向。

  的確,這是一種幸福的迷失。震前污水橫流的壽溪河,現在已建成一個碧波蕩漾的湖泊;昔日粉塵飛揚的小鎮已經成為旅游熱點的“現代桃花源”。水磨,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今年4月在紐約召開的“第六屆全球人居環境論壇”上,汶川水磨鎮地震災后恢復重建城市設計項目獲得“全球災后重建規劃設計最佳范例”稱號。聯合國友好理事會主席努爾·布朗博士說,水磨鎮是世界災后重建的燈塔。

  北川新縣城邊上矗立著既現代又有民族特色的新北川中學,記者看到校舍的墻壁和屋頂都以羌族服飾中最常見的紅、黃、藍、綠、黑五種顏色粉飾。站在學校門口,可以看見37米高的北川第一羌族碉樓高高聳立。隨著5000多套安居房的完工,3萬多名老北川居民在去年底開始陸陸續續喬遷于此。

  四川省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3月底,納入國家災后恢復重建總體規劃的近3萬個項目的完工率和投資完成率均超過九成,納入省定災區縣需恢復重建的1.3萬多個項目也已完工八成。其中,340多萬戶住房完成修復,170多萬戶住房基本完成重建,學校、醫院、道路等重建項目也基本完工。

  據粗略統計,在過去的1000多天里,在汶川特大地震嚴重損毀的13萬平方公里土地上,平均每天有1所醫院、3所學校、1700多套住房在災區建成;平均每月有200多億元重建資金投向貧困災區、700多個重建項目破土動工;平均每年有上萬名援建者,千里迢迢從全國各地來到地震災區,參與這場驚天動地的災后重建。

  3年里,170多萬套城鄉住宅陸續建成并交付使用,近3000所嶄新學校竣工,1100多個醫療項目惠澤上千萬災區群眾,近8000億元資金在地震災區開花結果……

  短短3年,在這塊破碎的土地上,如此龐大規模的災后重建工程就基本完成了,而且實現了跨越歷史的大變化,難怪幾乎所有到災區來的中外人士,無不驚嘆,只有中國,才能創造這樣的奇跡!

  縱觀中外救災史,汶川災后重建就是一個人間奇跡!

  而這一奇跡,正是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經過全國人民共同努力創造的。

  人們不會忘記,大地震發生后僅僅24天,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研究部署汶川地震災后恢復重建對口支援工作;震后僅僅一個月,中央就正式作出對口支援的決策。隨著中央一聲令下,19個對口支援省市,帶著700多億元援建資金,肩負著神圣的國家使命,像軍隊一樣奔赴災后重建的戰場。

  在這3年里,雖然國際國內發生了許多大事,尤其是2009年的國際金融危機,但都沒有影響中央災后重建資金和對口支援省市援建資金的安排。3年來,中央共調度、安排了各類政府性資金和公益性資金3000多億元,確保了災后重建順利進行。盡管受到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對口支援省市財政收入一度出現大幅減少,但已確定的援建資金沒有縮水,有的省市甚至通過壓縮本地行政開支,以確保援建資金的及時到位。

  中國共產黨“以人為本”“執政為民”的執政理念決定了黨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科學決策、果斷指揮,集中全國人民的意志和力量,應對特大自然災害。而“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國家救援制度,極大地發揮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使災后重建工作順利進行。

  重建不僅有國家行為,更多的還有市場行為,災后重建難以置信的高效率,展現了市場經濟所帶來的活力,它是中國道路的成功實踐

  今年清明前夕,記者在汶川縣三江鄉采訪朱曉紅時,他正忙著給自己的新房安裝太陽能熱水器。新房子坐落在當地傾力打造的“藏家風情園”內,是一棟兩層藏式小樓,房前屋后青草依依,樓上樓下瓷磚鋪面。朱曉紅說,國家補貼2萬元,向銀行貸款2萬元,加上自己震前的積蓄4萬多元,就建起了這所房子,2010年春節前入住。

  “建房不能光靠國家,我們自己也要努力奮斗。這兩年不斷地添置新家具、新家電,新房子也越來越像個家了。”朱曉紅說。

  “藏家風情園”里居住了30多戶受災群眾,許多住戶還利用新居空閑的房屋辦起家庭旅館、做起藏家旅游的生意。

  朱曉紅們很快走出了地震陰影,在重建的新家園里開始了新的生活。而在大地震中損毀嚴重的經濟力量中堅--國有大型企業如何?

  汶川地震中東方汽輪機有限公司損失最為慘重,300余人遇難,100多萬平方米廠房被毀,直接經濟損失近27億元。這個泰山壓頂不彎腰的國有大型企業,在廢墟上很快恢復生產,當年就基本挽回了經濟損失。汶川大地震一周年,記者在東汽采訪時,只見新廠區剛搭起“骨架”,而2010年記者再次到東汽時,年產值幾百億元的新工廠已經投產了。這么大一個現代化的企業,建設難度和復雜程度都很高,而建成只用一年零九個月,很難想象。

  而這些不敢想象的奇跡,正是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市場經濟的活力實現的。

  都江堰市委書記劉俊林說:“都江堰市共有12萬戶農民受災,近8萬戶房屋倒塌或損毀,需要重建資金100多億元。這對都江堰來說,無疑是個天文數字,受災農民自身無力承擔。錢從哪里來?只有用市場經濟的辦法解決。”

  他算了一筆賬:如果把散居農戶變為集中居住,全市就可以節約集體建設用地約6萬畝,而通過產權制度改革,將這6萬畝集體建設用地盤活,完全可以“變”出一筆巨資。加上國家補助和自籌,就能解決農村住房重建難題,都江堰就是這樣干的。

  據四川省常務副省長魏宏介紹,目前四川全省已經完成了近8000億元的重建投資,其中3400億元是政府性資金和公益性資金的外來援助,其余4000多億元則更多地靠市場找、銀行貸、社會投,通過建立完善市場運作機制,確保了重建資金總體平衡。所以說,“汶川奇跡”的創造,離不開改革開放30多年來逐步建立并不斷完善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作用的發揮。

  災后重建以難以置信的高速度完成,展現了市場經濟所帶來的活力,它是中國力量背后的中國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成功實踐。

災難史發展的一般規律在汶川地震災區被打破,奇跡一個一個地創造。在13萬平方公里的災區土地上,溫情穿越了災難,大愛灑滿了人間,中國共產黨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得到精彩詮釋

  汶川地震發生后的一個月之內,在成都召開了好幾個關于如何應對災害性心理創傷研討會。一些專家表示十分憂慮,從一般的規律總結了許許多多的災難,得出結論,汶川災區至少有1000萬人口受到嚴重的心理創傷,并預言震后3年內將會出現自殺高峰。

  直到今天,地震災區不僅沒有出現所謂的“自殺高峰”,反而處處都散發著希望和新生的氣息。無論是重生小鎮還是農民新村,看到那些坐在街邊竹椅上曬著太陽的老人、奔跑在巷道歡快嬉戲的孩童、忙著裝修收拾新房的男女,無不讓人感受到一種溫情。

  在災區,這3年中確實有自殺的,而了解到的僅有5人。這5人都是基層干部。為什么?地震時,他們不僅要救群眾,還要安撫群眾,而自家卻無法顧及加上親人遇難,這種精神壓力和歉疚感難以承受。而普通群眾則因為獲得了各級組織和全社會給予的溫暖和關愛,帶著對未來生活的信心和希望,度過了那段災難時光。

  一個普遍性的心理規律在汶川失靈了。

  歷史永遠記著,從地震發生的那一刻起,黨和國家領導人來到抗震救災的最前線,和人民在一起。

  魏宏說,為了又好又快地推動災后重建,中央不僅優先保證災后重建資金,并及時撥付地震災區,還專門為災后重建制定了88項政策,從金融支持到土地利用,從稅收減免到產業發展,幾乎涵蓋了災后重建的方方面面。

  還有無數共產黨員,他們為災區恢復重建流血流汗,甚至獻出寶貴的生命。

  “參與援建,將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成就。”時任廣東惠州援建汶川縣三江鄉重建工作組組長、共產黨員范中杰說,“我們帶著感情、帶著責任、帶著使命在災區拼命干,就是對受災群眾受創心理的最好治療。”

  在3年重建中,援建者們不畏萬難、忘我工作,告慰了逝去的生命,也為生者點燃希望。“白加黑”“5+2”“夜總會”,成了很多援建干部對“白天晚上都工作,每周工作7天,白天下工地、夜里開總結會”狀態的一種形象比喻。

  在地震中痛失3名親人的北川五星小學教師、共產黨員賈德春,在緊急安置受災群眾期間,先后被組織安排負責一個臨時救助站和一個板房區的幾千人的吃喝拉撒。盡管處在極度悲傷期,但他說:“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在群眾最需要的時刻,沒有任何‘說不’的余地。”

  為了確保受災群眾在臨時安置區不受凍挨餓,為了隨時解決受災群眾重建困難,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在震后一年多時間里,從機關抽調了上千名黨員干部下村組、住農家,幫助解決受災農戶“吃穿鋪蓋”等實實在在的困難。

  從地震發生后8萬人獲救、3個月緊急安置千萬受災群眾溫暖過冬,到一年后的“創造了沒有流民、饑荒、疫情和社會動蕩的奇跡”、150多萬戶受災農戶在新房中過新年,再到今天近3萬個重建項目完成、100多個小鎮涅槃重生、1000多萬受災群眾全部入住新房,災難史發展的一般規律在汶川地震災區被打破,奇跡一個一個地創造。在13萬平方公里的受災土地上,溫情穿越了災難,大愛灑滿了人間,中國共產黨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得到一次精彩注解。

  “科學發展觀”始終貫穿在整個災后重建中,物質、文化、社會、精神的全方位重建,充分體現了其巨大指導作用和推動力  

  彭州市磁峰鎮鹿坪村的“鹿鳴荷畔”,是成都住房災后重建最早的范本。這里是一個全新的災后新農村形象。農家小院錯落有致,基礎設施和生活設施配套齊全,觀景荷塘旁震后新建的鄉村酒店別具一格。鹿坪村村民高玉華感慨地說:“通過災后重建,我們的日子至少向前邁進了20年。”

  成都市委書記李春城說:“我們是在科學發展觀的指引下,用統籌城鄉發展的思路和辦法,全面推進災后重建各項工作,努力把重災區建設成為科學重建、科學發展的樣板。”

  地震之后,成都市花了三個多月時間,對都江堰、彭州、崇州、大邑4個重災市縣,先后兩次開展重建規劃設計大會戰,動員和協調國內外200多所高水平規劃設計機構、4000多名設計人員參與規劃編制設計,從農村住房到院落場鎮,編制完成了災后重建總體實施規劃和9大類專項36個子項的重建規劃。所有的規劃都做到“當地產業和經濟要素結合的發展性、空間布局和建筑形態的多樣性、周邊環境和生產生活方式的相融性、基礎設施和公共配套的共享性”。

  像成都這樣用科學發展觀指導整個災后重建,已成為整個災區的共識,水磨鎮重建就是科學發展的一個典型。

  地震之前有60多家高污染企業的水磨鎮,在災后重建過程中,積極調整經濟結構、產業結構,轉變發展方式,幾十家高污染企業,通過關停并轉,保留了環評排放全部達標的5家。昔日污水橫流的壽溪河,現在已建成一個碧波蕩漾的湖泊。一座“汶川生態新城,西羌文化名鎮”已經在這里崛起,水磨鎮獲得了真正的新生。今年春節七天,整潔漂亮的小鎮吸引了上萬名中外游客。

  北川新縣城,堪稱規劃層次最高的中國縣城。新縣城由中國城市規劃設計院規劃,并多次召開高規格的規劃協調會,廣泛征求了全國建筑規劃領域專家的意見;為了建好新映秀,安德魯、貝聿銘、何鏡堂、吳良鏞等一大批國內外一流建筑設計大師匯聚映秀;為了建好新什邡,北京的援建者帶來了奧運場館的王牌施工隊……

  走進北川新縣城,46%的綠化率,采用步行、慢行為主的綠色交通體系,從任何一個小區出發到城中心只需三五分鐘,所有路燈都采用LED節能燈,大型公共場館采用更先進的地源熱泵集中供暖、制冷,安居房全部采用聚苯板外墻保溫材料和中空玻璃等節能環保材料……一個被大地震毀滅的城市,如今已建成綠色低碳、與環境友好相容的城市。

  世界旅游組織執行主任索丹·索莫基說:“災區的實地考察,讓我深切感受到災區重建后基礎設施和旅游業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一切都表明汶川地震災后重建不是一個簡單的在廢墟上回到原來的起點,而是站在了科學發展的更高起點上。

  為了科學規劃,國務院正式發布的《汶川地震災后恢復重建總體規劃》,匯聚了30多個部門的智慧,歷時4個多月,并經過10余次實地調研、專家咨詢、聽取社會各界的意見之后形成的。與此同時,四川省也先后組織協調了省內外300多家規劃設計單位、4000多名規劃技術人員,集中開展災后重建的規劃編制工作,形成了目標明確、層次分明、范圍清晰的災后恢復重建規劃體系。

  為了奠定地震災區災后發展的產業基礎,深處于貧困山區的地震重災區縣在援建省市的幫扶下建立起了初具規模的工業產業體系,提升了災區產業水平和發展后勁。據四川省統計,對口支援四川省地震災區的18個援建省市與6個災區市(州)合作共建了24個特色產業園區和農業示范園區,協議產業援助項目698個,落實了產業合作項目483個、資金178億元。

  而地震災區原有的優勢產業企業,也在災后重建中獲得更高層次的發展。東方汽輪機有限公司利用重建契機積極調整產業發展規劃,大幅提高核能、光伏等新能源產品結構比例。“重裝之都”德陽市正依托東電、二重等大型裝備制造企業,努力打造先進裝備制造業基地,已經連續兩年躋身“清潔技術與新能源裝備制造業國際示范城市”。

  汶川地震災區重建,是在科學發展觀指導下物質、文化、社會、精神的全方位重建。

  廣州市在援建汶川縣城威州鎮過程中,援建工作組根據汶川縣的實際情況,參照廣州市工程和資金管理制度,幫助汶川縣制訂了一系列災后重建和城市管理的制度、辦法、細則,近百項的制度建設和管理辦法,被編成了厚厚的一本書。

  山東、浙江、上海等援建省市為了幫助地震災區提升管理水平,不斷開展對地震災區干部、技術管理人員的培訓,并將他們交流到沿海發達城市一些關鍵部門掛職鍛煉。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地震災區中的每一個縣城、鄉鎮或是村落,都在重建中修建了群眾文化活動廣場,并不定期組織當地群眾開展各種文化活動。

  重災區的汶川縣、北川縣、茂縣是我國羌民族的主要聚居地,其災后重建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對羌文化的保護和發揚。北川的石椅羌寨、汶川的云中羌城、茂縣的羌文化展覽館等一批羌文化保護、展示和傳承基地已在重建中得以恢復和擴展。目前,四川省規劃了文化重建項目近6000個,已有九成項目完工。

  通過積極的文化重建、精神重建,有效地幫助了災區群眾邁過“心理廢墟”這道坎,形成了感恩、積極、樂觀、健康向上的社會心態。

  為了盡快修復地震災區的生態,四川省落實了200多個生態修復項目,概算總投資130多億元。

  “3年來,我們把生態重建作為災區可持續發展的基礎工作,結合地質災害治理,綜合運用人工修復、自然修復、生物措施和工程措施,大力實施大熊貓棲息地生態植被修復工程等項目。”成都市市長葛紅林說,截至3月底,18個生態恢復項目完成投資9億多元,完成林草植被恢復15萬多畝、大熊貓棲息地39萬多畝,災區生態系統、野生生物棲息地、自然景觀等加快恢復,曾經滿目瘡痍的災區重現青山綠水、田園風光。

  汶川縣曾經的荒山,在震后立即開始了修復和綠化。如今,近萬畝荒山已種上了樹木、灌木和青草。

  記者經歷了汶川大地震災后3年重建的全過程。在采訪中,記者無不感受到,“科學發展觀”始終是災區重建的重要指導思想,貫穿于物質、文化、社會、精神的全方位重建,是創造災后重建奇跡的重要思想之源

分享到 :0
  • 社會焦點
  • 網臺聯動
  • 對話民生
  • 公交信息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 法律聲明 | 單位回復
魯ICP備10001989  聯系電話:0538-2102222 2102902 傳真:0538-2102901
地址:泰安市迎暄大街200號 郵編:271000 
泰安市委宣傳部 市紀委黨風政風監督室主管 泰安廣播電視臺主辦 泰山網承辦
棒球游戏 3d胆拖复式投注计算器 捕鱼达人2旧版本 财神计划app下载 二十一点如何必胜 500彩票赚钱是真的吗 欢乐生肖投注技巧 澳門哪裡有玩龍虎斗 时时彩微信群 幸运飞艇前三怎么算 大乐透二拖四